1970年出生的我,在千禧年來臨之後,進入了所謂人生「黃金十年」的30歲年代。如今眼一眨,明天就是2010,十個年頭就這樣悠晃而過了...

雖說黃金,前面一年半裡卻是耗在所謂國民應盡的義務役期裡。當初以為有幸分發到軍校當個納涼教官,過著動嘴巴指揮學生兵拆修戰車悍馬車的日子,其實卻是上了一堂看盡軍中高階黑暗面的厚黑學課程。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要感謝那位,當眾羞辱我投票給阿扁,威脅要送我去金門的單位備戰、耍陰耍狠要我幫他補習工程數學、捉刀碩士論文、去家裡幫他修電腦、幫忙拍攝上百件古董,整理成powerpoint供他到處演講的中華民國陸軍兵工上校。

在我破百即將退伍之際,我開始消極抵制為他做這些「非法」的事。此時他的論文已進行到一半,騎虎難下的窘境也只能不斷用黑假誘惑我(以前他叫我寫論文,我都跟他說資料要在高雄中山大學才找得到,其實我只是想回家...哈)。在我多次拒絕配合,原本待退的爽官日子卻越來越難過。就在壓力越來越大之時,此君卻被其它軍官向國防部申訴有利用職權瀆職斂財之嫌,於是乎我就在單位一片烏煙瘴氣當中幸運退伍了。

退伍當天拿到退伍令後,上校說晚上要請我吃飯,感謝這一年多以來對他的協助。我記得那時一位少校學長透過手機來邀請我(其實我人早就離開跑到中南部了),但我冷冷地告訴他:「請你轉告X君,以前在單位裡是因為他是我的長官也算是同事,我是義務役軍官,沒得選擇所以不得不鳥他;現在我退伍了,場景轉換到一般的社會,我可以做選擇了,根本不願多花一分鐘跟這種人交陪。」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接到此君的相關消息;經過這次「真情對話」之後的幾年,我偶爾會想起這位上校,還好有他,讓我在30歲出頭時,就把年輕時被壓抑的潛在性格啟動了,並且漸漸接受這樣的性格所導致的際遇...



退伍之後,我找了一份工作,就這樣做到了現在。每當遇人問我在公司的工作內容是在幹什麼的?我大概都會回答,我的工作其實還蠻簡單的,應付各種出差、各種產品、各種狀況和各種人類。但說真的,打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這份工作並不符合我向來期待安定的個性和追求科學怪人的生活。但這一待卻又快十年了...公司是相當業務導向的,上面的幾個大頭頭,每一個都是當業務出身的,一切以滿足客戶需求為目的。而身在研發部門的我,與業務單位觀念格格不入、溝通有障礙和打不完的內戰,幾乎是每天都要上演的戲碼,這一度讓我很不能適應。

尤其是我的直屬主管,是一位業務出身的女強人(恕我必須這樣說...XD)。她直言敢殺,我是力求和諧;她可以正邪通吃,我卻要堅持對錯;她強調執行力和目標導向,我在乎的卻是計畫周延性和過程;現在回想起來,有一段時間我們相處的狀況蠻糟的,幾次都有快做不下去想遞辭呈的衝動。這一磨合下來就是五年的時間,期間已有為數不少的同事紛紛因為這樣的管理風格而陣亡。雖然公司業績年年扶搖直上,但是為了某些理念和行事風格的爭辯,直到她因病告假之前都沒有停止過。不對盤的感覺,讓我又浮出相似的念頭:「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公司,她不再是我的主管,我根本不會想跟這種人交朋友。」直到現在,這個想法依然沒改變。在她已離開人世兩年後的現在,同事們卻一致認為我受她的影響最大,在這兩年內改變了許多行事風格和做事的態度。



我們喜歡某些人,但不見得可以影響他們;我們不喜歡某些人,卻又不得不受到他們的影響;以致於回想起這段時間對我影響很多的人,腦海裡竟先浮出以上這兩位「教練」...回顧過去十年,一如掉進佈滿卵石的河床,不但沒了稜角,反而被磨出了以往不自覺或意料不到的性格。若說要感謝那些自己所不喜歡的人,實在也太過矯情(因為有的也已經去天國了)。如果要讓我說這十年究竟是黃金還是狗屎,只能說要欣慰感謝的比後悔怨恨的還多,那就算是黃金多於狗屎了吧。黃金年代已逝不可追,不曉得下一個十年(next decade, 不加s)會變成怎樣?不管是在2012世界末日人類集體毀滅、或是被外星人抓去做人體實驗、或是不小心中了9億的樂透,在這瞬息萬變的今天,用十年為單位來期待新的年代,似乎又真的太長了一些...

以上是一個邁進40的新鮮中年人,在歲末年終的回顧和碎碎唸...
(P.S. 12月的每日一PO終於結束了...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dog73 的頭像
raindog73

Raindog's shutter button

raindog7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