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在中國出差的日子,打發無聊時間的方法之一,就是到DVD量販店挑了幾部片或連續劇,用精彩的劇情把自己的腦袋帶到別的地方去罷。這兩天連續看了這兩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都是德奧片,去年的《竊聽風暴》 (The Lives of Others) 和今年的《偽鈔製造者》 (The Counterfeiters) 。讓原本想用劇情片一掃《德語課》帶來的沉鬱心情,反而又被這兩部片拖到了另一個反覆斟酌的天平上。結論是:當好人,不容易。

《竊聽風暴》裡的兩個好人,一位是為了藝術自由發聲的正氣好人,一個是從秘密警察的冷酷無情解放出來的悔悟好人。《偽鈔製造者》裡的兩個好人,一個是為了保全夥伴生命的委曲好人,另一個是隨時準備為了正義犧牲的勇敢好人。雖然《偽鈔製造者》是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本,但我更喜歡《竊聽風暴》中對人性的描繪。或許是因為壞人的幡然悔悟向來是感動觀眾的最佳催化劑,我在宿舍自己一個人看完這部片時,片終悔悟好人衛斯勒說出最後一句對白時,我幾乎感動到從椅子上跳起鼓掌叫好。

劇中當正氣好人德瑞曼在彈奏雅斯卡的《好人奏鳴曲》時,衛斯勒正戴著耳機監聽,卻邊聽邊流淚,音樂和畫面都令人動容。德瑞曼說了一句:「列寧聽了貝多芬的熱情奏鳴曲後,嘆了口氣說,如果他反覆聽到這首曲子的話,革命就無法成功了…你想過嗎,如果人們曾經聆聽這首曲子,我是說那些真正聆聽的人,會是壞人嗎?」。這番話就如同我相信著,每個人都有著好人的基因在裡面,但無奈真心被塵垢積累而忘忽本性,忘記了屬於他們的《好人奏鳴曲》的旋律。又讓人覺得可悲的是,壞人如果有變好人的選擇機會,多半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或考驗,因此多數人轉而返回沉淪;只有少數人願意仔細聆聽內心的呼喊,脫離被綁架的人生,然後才能通過上天對人性的測試...衛斯勒正是這樣的一個人。

在這個價值觀混亂的世界,我們每天面對的都是心的挑戰,在謊言、懦弱和墮落的界限間掙扎,正直、勇敢和道德在這個時代,似乎只變成了嘴上的教條,而不是實踐的典型。在這部片中,導演東諾士馬克以藝術當成滲穿冷酷的滴水,透過電影告訴人們:「你,是有選擇的」。而這個世界也需要更多的好人的奏鳴曲、好人的詩集、好人的畫作、好人的劇本或好人的攝影集,甚至好人的部落格...用這些鑰匙,將人們上了鎖的心給一一開啟。如果你對人性感到失望的話,就看看這部片...或許可以稍稍撫慰你的失落,對這個世界再燃起一些希望。

後記:
(1) 剛剛在網路上搜尋,才發現演悔悟好人的Ulrich Mühe在去年不幸因胃癌過世了。
(2) 以下照片是電影劇照,背景音樂正是劇中的《好人奏鳴曲》片段。

延伸閱讀:
電影信徒的散場筆記:獻給正義、好人與時代的一封情書《竊聽風暴》
kopfinderluft─Das Leben der Anderen/竊聽風暴─一個好人的奏鳴曲
你是有選擇的─龍應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dog73 的頭像
raindog73

Raindog's shutter button

raindog7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