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天鵝般優雅的新天鵝堡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11)

高天鵝堡 (Schloss Hohenschwangau)
8/12一早我們便由慕尼黑出發,今天的一日行程是高天鵝堡和新天鵝堡。這兩個知名的城堡位於阿爾卑斯山麓的富森(Fussen)近郊,也是德國羅曼蒂克大道(Romantische Strasse)的南端的起點。從慕尼黑到富森搭火車約兩個小時左右,沿途景色相當優美,尤其過了Buchloe後,村落和巴伐利亞的傳統民房,散在一片片的丘陵中,偶爾還可見到牛羊成群和稀落的農莊,天氣好的話,遠處還見到阿爾卑斯山脈頂的積雪。怪不得有人說巴伐利亞可說是德國最美的後花園。火車到富森後,還要再搭乘公車到Hohenschwangau村才到新舊天鵝堡的入口,但是路程並不遠。在前往Hohenschwangau村的路上,即可遠遠望見新天鵝堡。幾乎每一個人第一眼看到她的反應,都是一聲驚呼,彷彿童話世界的畫面躍然眼前。聽說迪士尼的城堡造型也是參考新天鵝堡建成的呢。

談到這兩座天鵝堡,就要提到一生充滿戲劇性的路德維二世(Ludwig II)。路德維二世是巴伐利亞的國王,他從父親麥西米連二世(Maximilian II)手上接掌王位後,對於國政毫無熱情,反而鍾情於藝術和建築。他相當迷戀華格納,不僅供給華格納大批資金演出作品,還花了17年的時間興建新天鵝堡。也因為掏空國庫導致底下臣子強力反對,就在他入住新天鵝堡的170天後,路德維二世被控因精神疾病而強迫退位,在被軟禁3天後,卻被發現淹死在慕尼黑近郊的湖裡。


前往富森途中的田野風光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樸實如堡壘造型的高天鵝堡 (Pentax *ist DS + DA16-45/4 @8)

參觀這兩個城堡的費用並不低,而且在這種旺季都要排隊排很久(並不是實際在排隊,而是因為入內參觀是分批,因此等待的時間有點長),約莫中午時分我們才到高天鵝堡(Scholss Hohenschwangau)參觀。高天鵝堡是麥西米連二世在一座12世紀的古堡舊址上興建的歌德式城堡,造型仿造中世紀的英式城堡(其實造型很像個堡壘),這裡也是路德維二世從小成長的地方。外觀是漆成鉻黃色,在一片蓊鬱的山林裡,顯得格外令人矚目。與新天鵝堡比起來,高天鵝堡顯得相當樸實而老舊,但路德維二世一生當中大部份的時間都住在此地。高天鵝堡內開放許多廳室供遊客參觀,與我們在維也納參觀的熊布倫宮相比,實在相當簡單又樸素,也怪不得路德維二世會卯起來蓋其它宮殿和城堡。


高天鵝堡內天鵝造型的噴泉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簡單老舊到讓人看不出來是國王住過的地方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路德維二世在此度過一生大半的時光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高天鵝堡旁的湖─Alpsee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5.6)

新天鵝堡 (Schloss Neuschwanstein)
從高天鵝堡就可以遙望到新天鵝堡,但要到達新天鵝堡卻是要花一番工夫的,除了步行外,也可以選擇坐馬車或搭公車到達。想在上山路上一窺新天鵝堡全景,是不太可能的。因為一路上山勢蜿延,高聳的樹林讓城堡時隱時現。瑪利恩橋(Marienbrucke)是遊客必到之地,在這裡可以看到城堡的側面,背景的原野景色也可以一覽無遺,算是除了坐纜車之外,唯一可以清楚看見新天鵝堡全貌的地方。雖然我們到訪時是炎炎夏日,但是新天鵝堡給我的感覺卻是極為冷峻的。雖然外表看起來相當優雅氣派,但是從裡面的擺設的佈置,不難看出當初來不及完工的倉促和缺乏主人的蒼涼。堡內的廳室富麗堂皇,處處都可看到彎曲鵝頸的造型,聽說堡內光是和天鵝相關的設施,就有一百多個。


從高天鵝堡遙望新天鵝堡 (Pentax *ist DS + Sigma 28-200/3.5-5.6 @F13 200mm)


身處山林中難以一窺新天鵝堡的全貌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新天鵝堡大門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新天鵝堡出口處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由瑪利恩橋遙望新天鵝堡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Portrait來一張 (Pentax *ist DS + DA16-45/4 @F8)

天鵝堡的其它照片,請看這裡

後記
參觀出口處有個簡報室,是在講述路德維二世的生平和新天鵝堡建造的始末,其中感覺是褒多於貶,更有一個假設:「如果當初給他足夠的錢,不知道他又會留下什麼更珍貴的文化遺產給後世呢?」。在下山途中我心裡想著:就新天鵝堡留給後世的影響來看,路德維二世無疑是偉大的,建造了這個令後人嘖嘖稱奇的藝術品;但看到堡內多到驚人的石雕藝術,卻又想到:此處山勢陡翹,當初又是如何運用民脂民膏,甚至是徵召平民,把一大塊一大塊的石材搬上山頭,來建此一偉大的建築物呢?雖然人們常說,歷史自有公斷,但是路德維二世一生的作為和所遺留下來的,卻又是很難讓人釐得清楚的...


全站熱搜

raindog7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