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破雲而出的一剎那


絨布寺

結束了珠峰大本營的槓龜之旅,一群人浩浩蕩蕩乘坐馬車下山,回到絨布寺參觀。絨布寺,全稱「拉堆查絨布冬阿曲林寺」,始建於1899年,由寧瑪派(紅教)喇嘛阿旺丹增羅布創建。絨布寺位於後藏日喀則地區定日縣巴松鄉,高居珠穆朗瑪峰下絨布溝東西側的「卓瑪」(度母)山頂,距離珠穆朗瑪峰僅約20公里,海拔5100米,號稱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廟。 整個絨布寺依山而建,一共五層,現在仍在使用的只有兩層。絨布寺因地屬偏遠,因此曾吸引大量僧人來此修行,但後來珠峰大本營開放觀光旅遊,在這裡的僧人反而變得不得安寧了。絨布寺佔地不大,隨便繞一繞就參觀完了,大殿裡面寺方倒是很大方同意我們拍照。晚上我們就在對面的「絨布寺招待所」過夜。招待所相當簡陋,但能維持基本需求。電力只供應到晚上十點左右,房內沒有衛浴(外面的共用衛生間也跟珠峰一樣歎為觀止...)。有趣的是有一個總是擠滿了人的小餐廳,供應簡單的飯麵和飲食。這裡因為離大本營很近,所以有很多西方觀光客,餐廳的小妹的英文搞不好還講得比普通話好呢。



#2 依山而建的絨布寺



#3 絨布寺山門



#4 大殿前



#5 殿內



#6 飄揚



#7 佛塔


等待是攝影的基本修煉

吃完了晚餐之後,時間已是晚上八點多,但此時天空倒還是亮的(九點半天才全黑,沒辦法是中原標準時間),望向珠峰,卻還是一片白濛濛的,雲比剛剛更厚了,看來今天要看到珠峰已是無望。我回房間整理剛剛拍的照片,不一會兒時間,同行的小林老師進來房間,說剛剛珠峰有露臉了一下下。於是我趕緊著好裝備,出去已看到另兩位同行的攝影達人已在一旁等待。只見雲霧有在動,但是動得並不快。因為太陽已偏西,所以氣溫直直下降,冷風襲來,讓人鼻水直流...等到將近九點鐘,終於看到一點希望了,飄過珠峰峰頂的雲裂成上下兩半,露出了白皚皚的峰頂!此時聽到山谷裡傳來一陣歡呼聲,應該就是大本營那邊傳來的,可見所有的人都在等待這一刻啊。拍了五六張「珠峰真面目」後,才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雲層又籠罩了峰頂,我在心中只能暗歎神奇,但是另一方面卻不滿足這麼短短的幾十秒啊。此時輝紅的夕照已現,心中祈求珠峰女神,能否在天黑前再露一次臉吧。我趕緊移動到絨布寺,找到了一個好角度,取佛塔當前景,在寒風中等候。只見山形隱隱若現,好像在捉迷藏似的,直到天色漸黑,峰頂才再次刺穿厚厚雲層,三角尖頂反射出夕陽餘暉,但才一轉眼,又再度隱沒入雲...如此的變化多端,也令人著迷珠峰的魅力。聽說曾有一個外國人,在山底下苦候近二十天,就是為了見珠峰一面(比起來我還算命好),但是卻事與願違。只見盤纏即將用盡,邊防文件也快到期,於是跪在峰前痛哭,說也奇怪,此時雲霧快速散去,一座完整的珠峰現在眼前。在藏族間傳頌的類似傳聞很多,無非就是一再強調珠峰的神性。我資質駑鈍,無法體會神性,但能親近這號稱第三極的偉大,也算不枉此行了。



#8 終於等到妳了



#9 隨即又隱沒雲中



#10 等待中也別忘了旁邊的美景



#11 若隱若現



#12 三角金光



#13 最後一瞥


難熬的夜晚

夜幕低垂後,當然就要趕緊上床睡覺了。雖然經過一整天的奔波和風吹日曬雨淋,顯然這裡並沒有提供洗澡這種服務和設備...可能是剛剛拍照吹了風,鼻子塞住,我感到很難呼吸。才剛剛累到睏去,卻又因為吸不到空氣而醒來...後來頭疼的症狀更嚴重了,測一下脈膊,一百三...想起今天出發前,導遊提醒今天晚上會很難睡,原來是高原反應又來了。翻來覆去,忽睡忽醒,但實在很睏,有一度很想叫醒導遊拿氧氣罐給我一邊吸一邊睡(異想天開),後來自己墊高頭部調整一個舒服的睡姿,心跳和呼吸才慢慢穩定下來,直到凌晨兩三點才真正睡去。清晨醒來,遠方的珠峰還是罩在雲裡,看來又是無緣。不過招待所兩旁的山峰,倒是被初日映得極美。我拿起了相機,拍下這難得一見的晨霧山色...簡單用過了早餐,隨著導遊的吆喝啟程,為這次青藏行的高潮畫下休止符,也結束這難忘的珠峰之旅,動身返回日喀則。(待續,回程還有美景呢~)

後記:蒐尋網路後,看到很多人都很幸福的看見(拍到)大大一座珠峰,真是既偉大又震憾。而我卻只見到珠峰的一角,怎麼福氣緣份差這麼多啊?也許冥冥中註定,我還必須要再去那兒一趟,或是跪在峰前痛哭一場...



#14 晨霧山色



#15 看了會很感動的晨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dog73 的頭像
raindog73

Raindog's shutter button

raindog7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